FGFR抑制剂BGJ398

发布时间:
2022-11-24
来源:
浏览次数:

你也许没听说过FGFR抑制剂,不过一定听说过靶向治疗。靶向治疗是针对肿瘤发生中涉及的异常分子信号通路,有的放矢地阻断异常通路,消灭肿瘤细胞。相比于传统的化疗,这种治疗具有高度的选择性,优先杀伤恶性细胞,而对正常细胞相对无害,不良反应也相应大大减少,可以说“高效低毒”。

在某些肿瘤中,分子靶向药有神奇的疗效,比如伊马替尼治疗慢性髓性白血病、胃肠间质肿瘤,赫赛汀治疗Her2阳性的乳腺癌。由于机制确切、疗效可期,加上有成功的范例,靶向药自面世伊始就一直是研究的热点。

今年美国临床肿瘤学年会发表了新靶向药——FGFR抑制剂BGJ398治疗肺鳞癌的I期临床试验结果[1]。过去,已发生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主要靠全身化疗。现在人们发现,非小细胞肺癌的癌细胞中存在一些驱动突变(见下图),这些突变启动的分子通路对癌细胞生长和生存至关重要,且经常相互排斥(即一种癌症不大可能有多个驱动突变)。针对个体患者,将特定靶向药物与已识别出的驱动突变相匹配可使疗效显著提高,同时使毒性下降。

FGFR抑制剂:BGJ398新型靶向药,控制率47.6%

因此,利用基因检测、免疫组化等多种方式筛查驱动突变,日益成为非小细胞肺癌诊断性检查标准的一部分,其结果关乎治疗方案的选择:当缺乏驱动突变时选择标准化疗,而存在驱动突变时选择针对性靶向治疗。

法国一项全国性研究中,所有肺癌的大约50%出现基因改变;另一项研究对美国14所中心的733例腺癌进行了分析,发现466例(64%)存在靶向性驱动突变。所以,只要可能,都应对进展期NSCLC患者进行肿瘤评估,以明确是否存在驱动突变[2]。

 

目前,美国FDA已批准上市的治疗肺癌的靶向药主要有:针对EGFR突变的吉非替尼(易瑞沙,2003年)、厄洛替尼(特罗凯,2004年)、阿法替尼(吉泰瑞,2013年)、奥希替尼(泰瑞沙,2015年);针对ALK易位的克唑替尼(赛可瑞,2011年)、色瑞替尼(2014年)、艾乐替尼(2017年)。这些药物可显著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,但EGFR突变和ALK易位都主要存在于肺腺癌。

 

新靶向药——FGFR抑制剂BGJ398主要针对肺鳞癌。FGFR全称叫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(fibroblast growth factor receptor),是一种细胞表面的酪氨酸激酶受体,可调节细胞的存活和增殖,有不同亚型(FGFR1,FGFR2,FGFR3)。13%-25%的肺鳞癌中存在FGFR1基因扩增(基因拷贝数非正常的增加,可理解成一种突变),FGFR1扩增和吸烟有关,且预示总生存期较短[2]。

 

针对FGFR1-3的小分子抑制剂BGJ398的Ⅰ期研究,纳入了21例FGFR1扩增的肺鳞癌患者,治疗剂量为100mg/d或更高, 3例患者获得部分缓解,7例病情稳定,疾病控制率为47.6%。

 

关于FGFR抑制剂的研究不仅局限在肺鳞癌中。上述I期研究还纳入了FGFR3突变的膀胱癌,发现BGJ398在膀胱癌中也有抗肿瘤活性[3]。2016年发表了一项FGFR抑制剂在FGFR2扩增的胃癌中应用的结果,发现肿瘤中FGFR基因扩增程度越高,对FGFR抑制剂的反应越好[4]。

 

总之,FGFR抑制剂作为对抗肿瘤的新武器前景良好,让我们敬候佳音
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提供的任何疾病和医药资讯,仅供参考,不能替代医生,不能作为诊断、用药的依据;如有问题,大连亿德健康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大连亿德健康是海外医疗的引领者,全球新药咨询采购专家。肿瘤慢病新药索托拉西布、塞尔帕替尼、普拉替尼、blu-945、阿伐曲波帕、曲格列汀、鲁索替尼乳膏等,更多前沿药品请参见全球药品。